<rt id="wiks2"></rt><acronym id="wiks2"><small id="wiks2"></small></acronym>

復旦百科

子彬院

偌大的復旦園里,有一方凈土,牽動著所有復旦人的心弦。她白墻黛瓦,環廊蜿蜒,綠樹掩映,別樣清幽。

坐落在相輝堂旁邊的子彬院建于1925年,因為其門庭的造型風格可與美國白宮相媲美,復旦人總把它稱為“小白宮”。子彬院前的草坪,是復旦師生及校友心中的“婚紗攝影地首選”。春暖花開時節,子彬院前,總能看到身著婚紗和禮服的復旦情侶。

郭任遠與子彬院

說起子彬院,永遠無法繞過的人物,要數郭任遠了。

復旦的學子都會記得,早先在子彬院門前,有一塊造型玲瓏、遒勁挺拔的庭院石,上書娟秀又不失大氣的“子彬院”。

在網上輸入“郭任遠”三個字,映入眼簾的是讓人眼花繚亂的頭銜:享譽世界的著名現代心理學家、動物心理學家和行為主義心理學家、美國現代心理學的奠基人、我國現代心理學的拓荒者。

1923年,郭任遠從美國學成歸來。北京大學、東南大學和復旦大學都爭相伸出橄欖枝,欲聘其為教授。最終,郭任遠選擇了自己的母?!獜偷┐髮W?!坝墒?,復旦校園內出現了一位鼻梁間架金絲眼鏡,華發光鑒,西裝革履,風度翩翩,英氣勃發、光彩四溢的青年學者,此君便是復旦大學心理學主任,郭任遠博士”復旦校史研究專家楊家潤老師連用五個形容詞,展示了當年郭任遠的風采。

郭任遠向他的同鄉、族叔,熱心教育、慈善事業的旅滬著名實業家郭子彬籌募了3000元大洋,購置了一批書籍、儀器和動物,雄心勃勃地來到了復旦大學。一到學校,他便著手創立了中國第一個心理學院——復旦大學心理學院。在郭任遠的主持下,不到一年時間,心理學就成為復旦知名學科。隨著自然科學在我國逐步傳播,心理學科也漸漸引起學界的重視。

此時,心懷一番抱負的郭任遠計劃將心理學系擴充為心理學院??嘤跊]有房舍,郭任遠又再次登門游說,向郭子彬、郭輔庭父子再次募得5萬塊大洋,又爭取到美國庚子賠款教育基金團的補助,開始籌建心理學院大樓。郭任遠請來美國設計師設計,自己親自督工建造。1926年,一座當年復旦校園內最堂皇的大樓峻工了,該樓命名為“子彬院”(1)。

“子彬院”的落成,轟動了上海。人們對郭子彬的慷慨,對郭任遠的執著追求,對大樓的建造速度和典雅風格,都給予很高的評價。當時上海知名媒體《申報》曾刊文稱,該樓的規模和設備僅次于蘇聯巴甫洛夫心理學院和美國普林斯頓心理學院,居世界第三位;又因建筑風格與美國白宮相近,故被譽為“小白宮”。

而復旦大學心理學院,便隨“子彬院”的建成而成立。彼時,其他國家還沒有如此完備的心理學院,故復旦心理學院被譽為“遠東第一心理學院”。為把學院辦成一所世界一流的心理學院,郭任遠不但給學院添置了大量先進的科研設備,更是借此延攬了國內頂尖的教授到該院任教,其中具有博士學位的知名教授就有:生于1891年、后曾出任中央研究院心理研究所所長的福建閩侯人唐鉞;生于1895年、后曾擔任中國動植物學會第一屆理事長的天津人李汝祺;生于1897年,后曾任中央研究院院士、中國生理學會理事長的廣東揭陽人蔡翹;生于1898年,曾任西北師范大學生物系主任的河北高邑人孔憲武;生于1898年,后曾任中央大學生物系主任、理學院院長的浙江余杭人蔡堡。加上郭任遠本人,在當時的教育界,復旦心理學院享有“一院八博士”的美譽。

在郭任遠的精心經營下,子彬院走出了一批杰出的人才,著名科學家童第周、馮德培、沈霽春、徐豐彥、胡寄南、朱鶴年等,都是他門下的學生。

享譽世界的“貓鼠同籠”實驗,就發生在子彬院。為進一步論證“反本能論”的科學性,郭任遠讓一只貓和一只老鼠從小居住在一個籠內,由人工飼養各自長大。結果貓鼠友好相處,人們認為的貓抓老鼠的“本能”不見了。,實驗報告《貓對鼠反應的起源》連同一張老鼠騎在貓身上的照片刊登在美國《比較生理心理學》雜志上,論文轟動了美國,引為奇聞(2)。

晚年的童第周曾多次深情地談起他的老師郭任遠,也興致勃勃地談起“貓鼠同籠,大同世界”這個聞名世界的實驗。他說:“這個實驗和觀點,給我的啟示是,不能盲從前人的學說和觀點,要從科學實驗中獲得真知,這對我以后的研究工作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1944年,因戰亂避居國外講學的郭任遠,再次回國,受命籌辦由教育部與中英庚子賠款董事會合辦的中國心理研究院,并把研究所地點設在重慶北碚復旦大學中。他亟聘已在生物學界聲名卓著的弟子童第周、沈霽春為研究員,隨即向英、美訂購儀器、圖書設備?!爸袊睦砩砜茖W應在世界占有一席之地”,他心里籌劃著,也在為此努力著。同時,他接受了復旦大學校長章益親自送來的聘書——復旦大學專任教授,但他提出不要薪酬。

晨鐘暮鼓,光陰荏苒,斯人已駕鶴,空余子彬樓。從1926年落成至今,子彬院未曾改變過自己的容顏,這份堅守,或許正是為見證郭老之于復旦,之于中國心理學的拳拳之心。

蘇步青與子彬院

1952年10月,全國高校院系調整,蘇步青從浙江大學來到復旦,子彬院成為他從事數學教學、研究的基地。蘇步青對于復旦的發展功不可沒。數學系從兩個專業發展成為數學學院這棵參天大樹,也是在子彬院完成的。其時,在國內數學界已聲名鵲起的蘇步青與陳建功教授,齊心協力教學、科研、育人,谷超豪、夏道行、胡和生、李大潛、嚴紹宗等一批中國科學院院士、學者,聚集在他們身邊,艱苦奮斗,在子彬院干出了一番大事業。

蘇步青的科學研究成果顯著,與子彬院中數學系資料室數學期刊比較齊全,有著密切的關系。因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影響,數學系原來訂購的外文數學期刊中斷了。蘇步青十分痛心,流露出惋惜的心情,對已有的期刊特別愛惜。后來,外國進口期刊大幅漲價,不得不減少訂閱量。蘇步青為此悶悶不樂,請學校向高教部申請多批外匯,逐步補充了各種外文數學雜志的遺缺。蘇步青還特地選派精通業務的呂慧芳加入到資料室管理工作中去。于是,數學系資料室不僅書刊豐富,而且管理井井有條,發揮了很好的作用。

在一次外事接待中,原西德科學交流中心舒爾特教授一行參觀了數學系資料室。當看到國內外的期刊目錄有400多種,其中外文期刊占了四分之三,書架上的很多期刊都是新到的,舒爾特教授連聲贊嘆:“Good,Good!”特別是看到德國數學雜志《純粹與應用數學》雜志,他更是驚喜不已。此刊創辦于1826年,距當時已有150多年,即使在德國國內也不多見,連聲說:真想不到,太好了。他接著說,由于戰爭原因,這么古老的、完整的雜志,在德國國內也是很難找全的。從這個資料室的收藏,我就可以斷定,復旦數學系的研究工作當是一流的(3)。

子彬院也是蘇步青詩興大發,以詩交友的場所。許多人都知道蘇步青是數學大師,卻不知道他還是位詩人。幾十年來,他與詩為伴,與詩書同行,每次出差,提包里總會放一兩本詩集,如《杜甫詩選》等。1972年12月7日,蘇步青的學生、著名數學家張素誠,因《數學學報》復刊之需,拜訪各地數學家,來到子彬院,拜訪蘇步青老師。沒想到蘇老在所送的《射影幾何概論》一書上,別開生面在扉頁題了一首詩:“三十年前在貴州,曾因奇異點生愁。如今老去申江日,喜見故人爭上游?!保?)這首詩打破了常人的題詞俗話,把師生之情和盤托出,足可看出蘇老詩藝的高超,文學功底的深厚。

舊貌新顏子彬院

日月光華,旦復旦兮。2005年,復旦百年校慶之際,數學學院遷入剛剛落成的光華樓。子彬院,正式結束了作為數學學院的歷史。

其時,作為一幢連續使用超過80年的老樓,子彬院內部已破陋不堪,修繕工作,迫在眉睫。遠在香港的呂志和校董得知此事后,慷慨捐贈380萬美金,用于子彬院的修繕,資金問題得以順利解決。

然而,修繕子彬院的難度很大。從建筑風格上講,子彬院是中西合璧的完美產物,它不僅擁有歐式的羅馬柱、露天陽臺、西洋花飾等,還擁有中國傳統的木結構、庭院等。同時,子彬院不僅僅是上海市第四批優秀歷史建筑,還是楊浦區區級文物保護建筑。修繕工作同時接受上海市文管會、上海市規劃局以及上海市房管局三方批準方能動工,足見子彬院的重要地位。

隨著修繕工作的深入,施工人員發現了子彬院的諸多神奇之處:屋梁用十多米長的完整橫木搭成——一般情況下,五六米就已是極限,而十多米長的跨度,對其承重提出了極高的要求,為此,當初的設計者在木梁間巧妙的使用了剪刀撐,極大的緩解了承重壓力。這在當時,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另外,陽臺的引流槽做成內嵌式,既美觀,有能有效地收集雨水。

復旦建校之初的很多建筑或毀于連綿的戰火,或毀于人為的拆除,唯有子彬院,保持了原有的風貌。于是“修舊如舊”成為子彬院修繕的出發點,設計人員在很多地方要絞盡腦汁,采取變通的方法,才能避免破壞原有的景致。子彬院南面入口的圍拱、臺階和羅馬柱,是整棟建筑的精華。也正是因為這一部分,子彬院才得到了“小白宮”的美譽。但羅馬柱和臺階所用石材的加工技藝在今天均已失傳,因此,修繕人員只能對原物進行清洗和加固后重新安裝。子彬院屋頂的瓦片在當時是手工制作,技藝也已失傳。修繕人員只好將一個完整的瓦片交給加工廠,新造模板重新生產。作為修繕后的現代化建筑,子彬院新增了紅外線防盜系統、門禁刷卡系統和避雷系統,這些新增的功能,無一不需考慮現代化設計與傳統風格的沖突問題,每做一個加法,都需要專家做長時期的調研和論證。

2011年10月26日下午,在子彬院工地會議室,舉行了子彬院改擴建工程竣工驗收會。修繕工程得到了專家、領導以及同僚的一致認可,總共為期四年之久的浩大工程,圓滿落下帷幕。子彬院,以“呂志和樓”這一新稱謂,開始她的新生。

  

參考文獻:

(1)上海檔案,第57頁,楊家潤,陳麗萍,2003年第1期

(2)復旦逸事,第75頁,主編齊全勝,遼海出版社,1988年9月

(3)蘇步青傳第165頁,王增藩,復旦大學出版社,2005年5月

(4)蘇步青傳第66頁,王增藩,復旦大學出版社,2005年5月

  

感謝王增藩老師、尹懷恩同學參與部分寫作;感謝復旦大學基建處姜佩珍處長接受采訪。


摘自《桃李燦燦 黌宮悠悠:復旦上醫老校舍尋蹤》


天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