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wiks2"></rt><acronym id="wiks2"><small id="wiks2"></small></acronym>

復旦百科

上醫大一號樓

上醫大一號樓自1937年落成后,一代代的上醫人都喜歡將這具有東方藝術宮殿式建筑的大樓作為背景,拍下那令人難以忘懷的畢業照。它也是上醫人踏上為人群服務、救死扶傷行程的起點站。

1927年,國民黨中央政治會議通過變更教育行政制度的決議,以“大學院”取代教育部,以“大學區”取代各省區教育廳。

江蘇作為大學區制的試行省,在南京組建了第四中山大學,共設9個學院,其中將醫學院和商學院設在上海吳淞。同年7月9日下發公函,指定占地18777m2(28畝)的吳淞前國立政治大學為醫學院院址,任命顏福慶為醫學院院長。

顏福慶(1882-1970),字克卿,1904年畢業于上海圣約翰大學醫學院,留美,獲耶魯大學醫學博士學位,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CPH證書。曾任湘雅醫科專門學校校長??箲饡r一度出任國民政府衛生署署長。

1932年,淞滬抗戰爆發,上醫的吳淞校舍毀于日寇炮火。在圣約翰大學的幫助下,該校將醫科教室借給上醫作一、二年級教學用,并提供一部分校舍作為男生宿舍,學校另租用膠州路民房為女生宿舍。而高年級同學,都參加傷病、傷民的救護工作。全體教職員工在這國難當頭,有的在后方醫院、有的在難民收容所幫忙。此時,顏福慶等一面奔走國難,一面籌備戰后復校。為盡快解決校舍問題,同年5月,學校撥款在校實習醫院(今華山醫院)海格路紅十字學會總醫院西首空地建造臨時校舍2幢四層,樓房共計面積2886m2,同年10月落成,各年級遷入,開始上課。

1932年7月22日,國民政府行政院決定:中央大學醫學院劃出獨立,改名為“國立上海醫學院”,并聘顏福慶為國立上海醫學院院長。中國人自己創辦的醫學院校就此誕生了。它的辦學宗旨:提倡公醫制,強調公共衛生,預防為主,為人群服務,反對私人開業和追求個人名利。

1933年1月17日,學校將吳淞校址移交同濟大學,并舉行了移交儀式。

隨著辦學規模的擴大,在海格路的2幢臨時校舍已不能滿足教學的需要,籌建新校舍和附屬醫院,已列入顏福慶的議事日程了。1933年10月12日,顏福慶等發起了籌建上海醫學院新校舍和中山醫院的倡議。該倡議也是顏福慶夢寐以求的建立“上海醫學教育中心”的計劃之一。

顏福慶在新校舍的選址上廣泛地聽取了各位專家的意見。由于原來的校址地處鄉僻的吳淞,而實習醫院在市西的海格路,學生實習以汽車為交通工具,往返花時,深感跋涉之苦。所以他強調新建的院舍:一、交通要方便學生到醫院實習;二、要考慮到將來有擴充的可能;三、作為附屬醫院應接近人口繁盛區,收入能自給。

1934年春,學校計劃將原美國洛克菲勒基金董事會捐贈法租界勞神父路(今建國東路)閑置的中華體育協會棒球場舊址90000M2(135畝)地,興建校舍。但在此年5月申請建筑執照時,卻遭到法租界工部局作梗發難,法國公董局不準中國人在租界內設立醫學院。于是只得將捐來的勞神父路基地部分出售,另選購楓林橋滬南八圖成字圩購地100余畝(66667M2)土地興建校舍及附屬醫院。由于該地塊業主多達40余家,向業主收買土地相當不易,便以建院校是慈善公益的理由,呈報市政府,要求按照相關土地法條例征收上述地塊。1935年7月5日,市土地局在市政公報及各主要日報上刊登布告,將內政部核準建筑上海中山醫院及上海醫學院新校舍,依法征用楓林橋民地一百畝,及征收民地的詳細名單和征地、遷墳的費用補貼,一一列出。

根據建筑設計要求上醫校舍建筑共需31萬,當時教育部撥款10萬元、中英庚款董事會補助6萬元、私人捐款7萬元,共計23萬元,尚缺8萬元之多。學校只得向銀行商貸。

一號樓是由隆昌建筑公司設計,基泰工程司負責招標。1935年12月10日,教育部委派國立上海商學院院長裴復恒監視開標。參加招標的建筑廠有11家。最后,由湯秀記建筑廠所開的249020萬元最低價中標(不含鋼窗、五金器具、熱水管、電、煤氣及其他各項費用)。

國立上海醫學院院舍設計成鎖字形大廈共分三部分,即中部及左右兩翼的連體建筑。

中部分四層成宮殿式層頂,占地110方。一層為大禮堂、辦公處、圖書室、解剖學科及病理學科。二層為大禮堂、樓廳、公共衛生科、生物學科、藥理學科、生理學科及物理學科。三層為標本陳列室、細菌學科、寄生生物學科、化學科及生物化學學科。四層為儀器修繕室、儲藏室及女生宿舍。

左右翼分成三層,屋頂中部建造宮殿式亭子一座,全部占地90方。一層右翼為圖書閱覽室及圖書研究室,左翼為學生實習解剖室,室旁設有尸體保存室。二層兩翼均為各科室大教室,每室可容學生約百人,座位采用階梯式,無視覺阻礙。三層兩翼均為各科學生化驗實習室。解剖室,大教室及實驗室,均另設進出之門,盥洗室及更衣室學生進出及實習之際均不會互相干擾。各室之旁設有教員研究室以指導學生,殊稱便利,各室形似獨立,然而可貫通一氣。

大禮堂下層可容330余人,樓廳可容百余人,樓后設影機室,可供各種集會之用。

一號樓的三部分建筑其結構皆用水泥鋼骨混泥,務求堅固耐用,外觀簡樸、莊嚴,內部亦求簡略。外部墻垣一律用上等紅磚和水泥鑲成,內部墻垣亦砌磚,房壁則用木質,各部走廊,廁所及實驗室的地面一律用人造石,辦公室及教研室的地面則一律用木板。

全部建筑都配以鋼窗,各門框概用木質。砌墻用的紅磚分清水及混水二種。

湯秀記建筑廠用了180天完成了全部建筑工程,之后水、電、煤等各項工程也相繼完工。1936年9月新校舍建成,基礎醫學各科遷入上課。

1937年4月1日,學校舉行新校舍暨中山醫院開幕典禮,同時舉行中華醫學會第四屆大會、中華麻風學會第3屆大會、中國醫史學會第一次中國醫史文獻展覽。國民政府行政院副院長孔祥熙等政府要員、社會各界及醫學界人士約1000人參加,盛況空前??紫槲踔略~,顏福慶報告兩院籌建經過,孔夫人宋靄齡為新校舍和中山醫院揭幕剪彩。中華藥學會、上海市醫師公會、全國醫師聯合會、教育部醫學教育委員會、中華民國全國新藥同業公會聯合會等單位及褚民誼等個人發來賀電。大會共收到論文提要300余篇。

之后國內的著名學者如馬寅初、沈雁冰曾到學校的大禮堂作學術講座。陳毅、潘漢年、陳同生等領導也曾在禮堂作時事報告。

抗戰期間學校曾被美航空軍隊、新六軍、日傷病醫院強占。1946年3月,學校從重慶遷回時,大樓已飽經風霜,面目全非。經過修繕和設備安裝后于8月正式開學。全體師生員工在大樓前舉行盛大的團聚會和文藝表演。

1949年4月25日,國民黨在各高校大肆抓捕進步學生,在學校地下黨組織的安排下,四樓的女生宿舍由于居高臨下能夠很清楚地看到學校四周的情況,所以女生宿舍就成了“瞭望臺”一旦發生學校周圍有可疑的人或進入學校,“瞭望臺”就向住在西側“二號樓”的男生宿舍發出事先約定的信號。當時擔任學生會主席的吳新智院士回憶說:那天他本來要外出,后來得到女生宿舍發來的信號時,及時地采取掩護措施,才得以免遭國民黨特務的毒手。

七十六年來,歷經時光的磨煉和戰火的洗禮,這幢樓的風采依舊。它的風采來自于建筑本身,其體積龐大,左右對稱,典型的中西合璧的多層建筑?!皾h白玉欄桿、紅柱、金黃色琉璃瓦歇山頂。檐下架上,施傳統彩畫圖案。屋脊獸吻等,頗顯中國明清宮殿建筑特色。在當時,國立上海醫學大樓無論從規模、設備,還是它那美輪美奐的建筑,都可以和世界上任何一個醫學院媲美而毫不遜色。時光荏苒,雖幾經翻修,但往昔的輝煌仍清晰可見,雖中西有別,卻在它身上巧妙地結合在了一起,建筑所折射出來的美也就體現在這種東西文化的融合之中。它的風采還來自于無數為它建立而付出過心血的人們,為了建造新校舍及中山醫院,在全國乃至世界各地發動了48支募捐隊,這樣規模的募捐活動在當今也是令人感嘆的。國民政府曾想把一號樓買下做辦公樓,但遭到顏福慶老院長的斷然拒絕,因為這里蘊藏著無數中國人對未來中國醫學事業的期待。歲月如梭,七十六年來無數的醫學教育家們,他們沒有辜負人們的期望,多少人學成后踏上救死扶傷,為國奉獻的征途。上醫輝煌歷史中曾有16位教授在1956年被評為國家一級教授,這在全國高校也是不多見的。如今上醫畢業的學生遍布全國乃至世界各國,出現了以韓啟德、桑國衛、李大鵬等在學術上卓有成就的國內外院士48位,他們中有扎根邊疆為藏民服務的草原好“曼巴”王萬青,還有無數醫學教育者和白衣天使在他們的崗位上默默地奉獻著,正因為有了他們,這幢樓才顯得格外美麗。

一號樓歷經了76年的風風雨雨,仍然鉛華依舊,更因持久的陽光沐浴、風和日麗的雨露,它愈益英姿勃發,熠熠生輝。隨著學校的發展,相繼蓋起了許多建筑,這幢樓也當之無愧地被命名為“一號樓”。1994年,這幢樓已被市政府列為上海市優秀歷史保護建筑。經常有一些電影界或媒體攝制組來此取景?,F在它除了作為行政辦公樓外,還發揮著基礎醫學教育的重要功能。一樓的禮堂現在是學生活動中心,經常有一些重要講座在這里舉行。二樓的禮堂現在已是校史陳列室,每位新生通過校史的啟迪,愛校榮校之情會油然而生。老校友返校也喜歡到這里,看著一幅幅老照片他們會沉浸在往事的回憶和對美好未來的憧憬中。(邱佩芳)

摘自《桃李燦燦 黌宮悠悠:復旦上醫老校舍尋蹤》


天天计划